谁都有一个梦想

编辑:admin

  李想是一家电台的主持人,这天他下班回家,发现对门住进了位年轻漂亮的女孩,猛一照面,感觉有点似曾相识,细看却又不认识,心不由就一动。
  
  李想心动自有他的原因,他今年都三十了,虽说工作不错,人也高大英俊,却还是孤家寡人。刚毕业进电台的时候,他喜欢上了台里一位师姐,两人暗地里拍拖了一阵,可最后师姐却嫁给了一个大款,原因很简单,师姐喜欢奢华的生活,他养不起。这个打击让他大病了一场,然后就变得玩世不恭起来,开始走马灯似的谈恋爱,却又不与其中任何一个女孩结婚。直到去年,当他发现身边的朋友都成家了,这才意识到该收心了,于是就买了一套房子,开始考虑成家的事。
  
  李想在防盗门的猫眼前观察了几日,发现对门的女孩是单身一人,不由心花怒放,决定开始行动。这天傍晚,在对门的女孩回来之后,他拿出准备好的调料盒,敲开了女孩的门,面带歉意说:“不好意思,我是你对门的,正炒菜发现盐没了,能借点给我吗?”
  
  “你一个大主持人,竟然自己做饭?”那女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展颜一笑,虽没拆穿他的小把戏,但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你认识我?”女孩的话出乎李想的意料,这让他准备好的一大堆说词顿时派不上用场,只好尴尬的笑了笑。
  
  “大名鼎鼎的情感节目主持人,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啊!”女孩似笑非笑地把李想让进屋,进厨房倒了点盐给他,然后又说,“当年我们班可有不少女孩被你磁性的声音迷倒。”
  
  “你们班?你是?”女孩的话回到过去,这让李想觉得谈话一下变得不可控起来,作为主持人,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也只有随着女孩的话往下问。
  
  “本市大学外语系的,王霞是我同学。”女孩表情古怪的一笑,紧盯着他说,“王霞是我好朋友,你们的事我都知道,她现在好吗?”
  
  “她毕业不久我们就分手了,这几年我也没有她的消息。”李想做梦也没想到女孩竟是王霞的同学,于是说完便借口锅里正炒着菜,有空再聊,离开了女孩的家。
  
  李想急着离开,是因为女孩问到了他心中的隐痛。女孩所说的王霞,是他与师姐分手后谈的第一个女朋友,那时王霞还没毕业,有一次他去他们大学做讲座,王霞大胆地向他表白,而他当时正心情低落,于是就患得患失地与她谈起了恋爱。说实话,王霞长得并不漂亮,与她谈恋爱,一是李想当时急需找个寄托,再者就是被她眼神中的执着与沉静所打动。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李想又认识了一位漂亮女教师,于是就向王霞提出分手,王霞追问原因,他怕王霞对他还抱有幻想,就狠心地说她不漂亮,跟她在一起,让他觉得丢人。两人分手后,王霞再也没来找过他,而他也渐渐将她忘记,直到去年,他开始认真考虑婚姻的事,这才意识到王霞是个好女孩,自己当年可能伤害了她。
  
  李想不敢再招惹对门的女孩,没想到几天后,她竟自己找上门来,不过这次她没再提王霞,只与李想谈些工作和生活上的事。女孩叫张梦,是个自由撰稿人,主要从事翻译工作,这套房子是她刚租的,她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碰到他,她甚至还开玩笑说,当年他是她们宿舍所有女孩心中的梦中情人。
  
  张梦的话又点燃了李想心中的希望,在情感里沉浮多年,他现在知道要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做老婆,漂亮不漂亮已不重要,只要有自己的事做,人又沉静就行,而这两点从见张梦第一眼起他就觉得她是,要不他也不会心动了。其实当年的王霞也是,只是那会儿他还不懂,错过她罢了。
  
  李想与张梦交往了一段时间,渐渐彼此都有了感觉,几乎没费什么周折,两人真谈了起来。
  
  两人谈了一阵,这天李想下班后路过一家金店,心想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该结束单身了,于是就进去买了一个戒指,然后又在一个花店买了一束玫瑰,想晚上向张梦求婚。
  
  这一切李想没告诉张梦,在坐出租车回家的路上,他一直琢磨该怎么向张梦求婚才最浪漫,最让她心动。在一个路口等红绿灯时,他向窗外张望,无意中发现一个与一中年男人手挽手正走向一家酒店的女孩很像张梦!开始李想以为是他看花眼了,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千真万确,那女孩就是张梦!那个中年男人他也认识,姓胡,是外省一家企业的老总,几个月前曾经在他们电台投放广告,与他有一面之缘。
  
  看到张梦与那个胡总手挽手亲热的样子,李想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等他慌忙下了车,张梦与胡总已经进了酒店。李想正要进酒店向张梦问个究竟,忽然又停住了,手哆嗦着拿出手机,打通张梦的电话,问她现在在哪里,说晚上想给她一个惊喜。张梦接通电话后,先压低声音说让他等一会儿,然后才又说:“亲爱的,我与一家出版社老总在谈一部书稿,晚上就不回去了,你自己睡吧。”
  
  那个胡总从事的根本不是出版业,显然张梦在说谎!挂了电话,李想忽然觉得他真是太笨了,为了避免张梦猜疑他的过去,他从不提自己的往事,也不追问她的往事,都是大龄青年,谁又能没有历史呢?或许张梦正是利用他这个心理,从而轻易地隐瞒了自己。
  
  这一夜李想一夜无眠。天亮的时候,他终于拿定主意,决定向胡总侧面打听一下,如果他们之间只是过去有瓜葛,以后不再有,那他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
  
  到了台里,李想从广告部那里要来了胡总的电话,中午给他打了个电话,借口说他们投放的广告有几句广告词有些问题,想跟他沟通一下。胡总欣然应约,并在一个酒店请李想吃饭。酒过三巡,李想忽然说:“胡总,昨天下班后我见你与一个女孩进了一个酒店,她是你们公司的?”
  
  “她?不是!”胡总醉眼蒙地笑了笑,“她是几个月前刚认识的。”“我看你们关系不一般啊!”李想继续追问,心却慢慢揪紧了。
  
  “是不一般!”胡总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人,就侧身转向李想,压低声音说,“不瞒李老弟,我倒是想有这么个情人,可家有悍妇,我没胆量。不过我家里那口子不生养,我总不能让我这份家业在我百年之后没有人继承吧,所以她答应让我找个人。找了那女孩后,我每月都来本市几天。”说完望着李想那迷惑的神情,胡总又神秘一笑说:“说白了,她就是代孕母亲,给我生个女儿20万,生个儿子40万!”
  
  “啊!”在来之前李想设想过张梦与胡总的多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他们之间是这种关系,不由失声叫出声来,半晌才干笑了一下说,“我看她那么漂亮,又有气质,不像一般人,怎么会答应?”
  
  “漂亮有气质又能怎么样?”胡总撇了一下嘴,不以为然地说,“她做生意欠了大笔外债,没钱怎么还啊?不过话说回来,她若不是漂亮有气质,打死我也不会出这么多,我也想让孩子遗传好的基因啊。”
  
  不知是喝多了,还是被胡总的话所震惊,李想“哇”地吐了一地。回到台里,他请了三天假,蒙头睡了两天,第三天他搬出了家,把房子租给了别人。搬家时张梦也在,她像是知道了什么,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句话也没问。
  
  转眼一年过去了,李想又搬回了自己的房子,这回他真准备结婚了,女朋友是台里的同事。住在他对门的张梦也早已搬走,现在住了一对夫妻。布置新房的时候,李想突然接到张梦打来的电话,沙哑着声音说:“胡总疯了!”
  
  “胡总疯了?”李想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弄得一头雾水,“怎么回事?”
  
  “因为他发现我给他生的那个男孩不是他的!”张梦一字一句地说,“那个孩子现在被送到市福利院了。”“什么?”李想一下明白过来,浑身像一下掉进了冰窖里,一股寒气从脚底直蹿到心窝,半天才颤抖着声音说,“为什么这么对我?”
  
  “从读大学时起,我就有个梦想,想嫁个如意郎君。”张梦没理会李想的话,兀自说道,“可我爱的人把我玩够了,却借口说我丑抛弃了我!我不死心,为了挽回我的爱,我不惜借高利贷多次整容,前段时间被债主逼得没办法了,只好出卖尊严答应胡总做代孕母亲,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住到了你新家对面!原本我想等怀孕了离开你一段时间,孩子出生后再重新面对你,开始新的生活,谁知你竟发现了我的秘密!”
  
  “你是……”李想恍然大悟,怪不得第一次见张梦他就似曾相识!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张梦黯然地说,“重要的是要有人承担我梦想破灭的痛苦,不是他,就是你!”
  
  李想彻底傻了。

标签:有一个,谁都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沙巴体育官网地址

    365bet备用官网365bet体育在线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