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嘴国王

编辑:admin

从前,有一位国王,膝下有一个女儿,美丽非凡,却因此而傲慢无理,目中无人,求婚的人里没有谁中她的意。她不但一个接一个地拒绝他们的美意,而且还对人家冷嘲热讽。

 有一回,国王举行盛大宴会,邀请了各地所有希望结婚的男子。先入席的是几个国王,接着入席的是王子、公爵、伯爵和男爵,最后入席的是其余所有应邀而来男子。公主走过这个行列,可对每一位横挑鼻子竖挑眼,这位太胖啦,她就用轻蔑的口气说道:"好一个啤酒桶。"那个呢,又高又瘦,她就评头论足地说道:"活像一只大蚊子。"下一个呢,太矮啦……"五大三粗,笨手笨脚。"她又说道。第四个呢,脸色太苍白啦,"一具死尸。";第五个,脸太红润……"一只公火鸡。"第六个呢,身板儿不够直……"像一快放在炉子后面烤干的弯木头。"就这样,她看谁都不顺眼。

有一位国王,下巴长得有点儿翘,更是免不了遭到她的大肆嘲笑挖苦。"我的天哪!"她一边放声大笑一边高声地说,"瞧这家伙的下巴呀,长得跟画眉嘴一模一样啊!"打那以后,这位国王就落了个诨名--画眉嘴。老国王发现女儿只是在嘲弄人家,对每个前来求婚的人都嗤之以鼻,便大动干火,发誓要把她嫁给第一个上门来讨饭的叫花子。

 几天以后,一个走街窜巷卖唱的人在王宫的窗下唱起歌来,想讨一点儿施舍。国王听见了歌声,便吩咐把这个人带来见他。卖唱的衣衫褴褛,肮脏龌龊,来到国王和公主面前唱了起来,唱完便恳求给他一点儿赏赐。

 国王对他说:"你的歌让我很开心,我就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吧。"

 公主一听,吓得浑身发抖,国王却接着说:"我发过誓,要把她嫁给第一个到这儿来讨饭的叫花子,我得言而有信。"

 抗旨不遵完全是徒劳的。于是,请来了牧师,为公主和这个走街窜巷卖唱的人举行了婚礼。

 婚礼结束后,国王说道:"现在你已是一个叫花子的老婆了,不宜再留宫中。你和你丈夫快上路吧。"

 叫花子牵着她的手往外就走,公主不得不跟着他离开了王宫。他们俩来到一片大树林前面,公主问:"这片树林是谁的?"

 卖唱的便回答道:"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要是你当初嫁给他,现在不就是你的吗?"

 公主听了回答说:"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当初有点儿翘尾巴,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就好啦。"

 随后,他们俩来到一片绿草地,公主又问:"这片美丽的绿草地是谁的?"

 "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要是你当初嫁给他,现在不就是你的吗?"

 于是,公主又唉声叹气地说: "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当初有点儿翘尾巴,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就好啦。"

 接着,他们俩来到一座大城市,公主又问:"这座美丽的城市是谁的?"

 "是那位心地善良的画眉嘴国王的呀,要是你当初嫁给他,现在不就是你的吗?"

 公主听了说:"我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啊,当初有点儿翘尾巴,要是嫁给画眉嘴国王该多好啦。"

 "你老是渴望嫁给另一个男人,"卖唱的说,"我听了真气愤。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最后,他们俩来到一所很小的房子前,她大声地问: "这么小的房子我还没见过,天哪,它会是什么人的窝?

 卖唱的回答说:"这是我的房子,也是你的家,我们就共同生活在这里。"


敌人包围了东印度,他们说不拿到六百元钱决不撤走。于是城里就鸣锣宣告,说谁能出六百元钱就能当镇长。那时有个穷渔翁正和儿子在海边打鱼,敌人来了,掠走了他的儿子,给了父亲六百元钱。父亲拿着钱去交给了城里的要人,敌人退了,渔翁便当了镇长。接着镇里又出了告示,说有谁不称他“镇长先生”,就得处以绞刑。

那儿子又从敌人手中逃走了,他来到了一座大山的森林旁。突然山裂开了,他走了进去,来到广阔的魔国,那儿所有的桌椅板凳都披着黑色。这时来了三位公主,全身着黑,只露出一点白色的脸蛋在外。她们叫他别害怕,说他们不会伤害他,并说他能救她们。他说他乐意效劳,只是不知该怎么做。三位公主便要求他在一年内既不能说话,又不能看她们一眼,不过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只要她们能做到,就会尽量满足他。于是他在那住下了,过了一段时间,他提出要去他爹那儿,她们答应了,临走时让他带上一袋钱,披上他的旧罩衣,过一礼拜就得赶回来。

于是他被送上了天,眨眼间就到了东印度。他在渔翁的茅棚里找不着爹,便问人那位穷渔翁可能在哪儿,人家告诉他不能那样称呼,否则就得上绞架。他来到他爹的跟前,说:“渔翁,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爹说:“你可不要那样大呼小叫的,如果让城里的要人听见了,就会被送上绞架。”可他却不肯改口,于是被带向了绞架。他到了那儿时说:“哦!老爷们,让我去我爹的渔棚一下吧!”然后他披上了他的旧罩衫,回到了要人们的跟前,说:“现在你们瞧瞧吧,难道我不是那穷渔翁的儿子吗?我从前就是穿着这件衣服给我爹娘挣衣食的。”这时他爹认出了他,请他原谅,并把他领回了家。搂着儿子向他讲述了发生的一切:自己是如何走进大山中的森林,然后大山裂开,他走进了一个魔国,那儿一切都是黑色的,后来了三位公主,也是全身着黑,只露出一张小白脸。她们又怎样让自己别害怕,并说自己能救她们。听到这儿他娘说这恐怕不好,他得带根圣烛去,并在她们脸上滴上几滴溶烛。

他又回去了,心里充满了恐惧。趁三位公主仍在睡觉,他在她们脸上滴上溶化了的蜡烛,她们便都白了一半。三位公主立刻跳起来,说:“你这该死的狗东西,我们不报此仇,誓不罢休!现在世上再也无人能救我们了;我们还有三个兄弟,他们仍被七根铁链铐着,到时他们会把你撕得粉碎的。”接着一声嘶心的尖叫声响彻整个魔国的上空,他从窗口一跃而出了,可惜跌断了腿。宫殿再次陷入地下,山缝合拢,从此便无人知晓它在何方了。


一天,一位农夫从屋子的角落拿出他那根做工精良的榛木拐棍,对老婆说:“特日娜,我准备出趟远门,得过三天才能回来。在我出门的期间,如果牛贩子上门来买咱们的三头母牛的话,你得抓紧和他讲价钱,但是不得少于二百块银元,你记住了吗?决不能。”“老天爷作证,你放心去吧,”农妇回答,“我会处理这件事的。”“你呀,你,”农夫不放心地叮嘱,“你小时候摔坏过脑袋,到现在还有后遗症。我警告你,如果你干了傻事,我可要让你的后背青一块紫一块,不过不是用油彩,我向你保证,而是用手里的这根拐棍,那颜色可是一整年都褪不下去的,我这话可是真的。”说完,农夫上了路。

第二天早晨,牛贩子来了,农妇对他没有过多的寒喧。他看了牛并了解了价钱后表示:“我同意接受这个价钱。老实讲,它们得要这个价,我这就把牛牵走。”他把缰绳解开,赶着牛出了牛圈,可是就在他还没出院门的当儿,农妇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说道:“你必须现在付给我二百银元,否则我不能让牛走。”“那当然,”男人答,“可是不巧的是我忘了系上我那装钱的腰带。不过没关系,我会向你提供我付款的担保抵押。我牵二头牛走,留下一头,这样你就有了很好的抵押品啦。”农妇以为这里油水不小,就让牛贩子牵走了牛,她自己暗想:“如果汉斯知道我将此事处理得如此之好,他得多高兴呀!”第三天,农夫按期回到家,进门就问牛卖了没有。“是的,当然啦,亲爱的汉斯,”农夫答,“照你说的,卖了二百银元。它们不值这么高的价钱,那个男的没表示异议就把牛牵走了。”“钱在哪儿?”农夫问。“噢,我还没拿到钱,”农妇答,“他碰巧忘了带装钱的腰带,可他很快就会把钱带来的,而且他还留下了一大笔抵押。”“什么抵押品?”农夫又问。“三头牛中的一头,他得把其它那二头牛的钱付了,才能牵走这头牛。我耍了个花招,我留下了那头最小的,它吃得最少。”农夫气坏啦,他举起拐棍,正准备像曾警告她的那样揍她一顿,忽然又放下拐棍说道:“你是上帝创造的地球上最傻最傻的人啦,我为你感到难过。我要去马路上等上三天三夜,看能不能找到比你更傻的人。如果有这样的人,那你就不必受罚啦,可是如果我没找到,你就得不打折扣地接受你该接受的奖赏。”
他出门到了大马路上,坐在一块石头上等待着。不一会儿他看见一辆农民的牛车朝他过来,一个农妇直直地站在车中间,而不是坐在身边的草垛上或牵着牛走。农夫想到:“这肯定就是我要找的人啦。”他跳起身来,在牛车前面跑前跑后,活像一个脑子不正常的人。“你想干什么,我的朋友?”农妇问他,“我不认识你,你打哪儿来?”“我从天上掉了下来,”农夫回答,“我没法子回去啦,你能用车送我回去吗?”“不行,”农妇说,“我不认识路,如果你真是从天上来,你一定能告诉我我的丈夫如何,他上那儿去已有三年啦。你肯定见过他吗?”“噢,可不是吗,我见过他,不过那儿的人都混得不怎么样。他在放羊,放羊这活儿挺累挺忙。它们在山上乱跑,满山遍野经常迷路,他得跟在羊群后面,防止它们跑散了。他的衣服全都撕破了,马上就穿不住啦。那儿没有裁缝,圣彼得不让他们进来,你听过这故事。”“谁能想到这个呢?”农妇禁不住哭了起来,“我跟你说,我要给他拿礼拜天的礼服,这衣服仍在家里的柜子里挂着呐。他可以穿上,那样看起来会庄重些。劳您驾,把衣服给他带去。”“那可不太好办,”农夫正经地答,“人们不让把衣服带进天堂,到门口就被没收啦。”“那么你听好,”农妇说,“昨天我把麦子卖了个好价钱,我想把钱给他。如果你把钱包藏在你的口袋里,没人知道你带着钱呢。”“如果你没有其它的法子,”农夫答应,“我也只好帮你这个忙啦。”“你坐在这儿别动,”她说,“我回家拿钱包,马上回来。我不坐在草垛上,我站在车上,这样会轻些,牛可以省点儿劲。”她赶着牛车走了,农夫想:“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蠢货,如果她真把钱带来,我老婆可就万幸啦,她可以免去一顿揍。”不长时间,她拿着钱急急忙忙地回来了,她亲手把钱放到了他的口袋里。对他的仗义相助,她是千感万谢,直到二人分手。


标签:画眉,国王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沙巴体育官网地址

    365bet备用官网365bet体育在线网站